0860_a2044

0860_a2044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裴苡菲顿时傻眼,可抬头对山的,却是母亲直勾勾不放过她的目光。

   “额……”裴苡菲下意识低头,不敢看裴太太,心里一阵哀嚎,这一次糟糕了。

   参加完两个小侄子的满月宴之后,裴苡菲便会隔三差五地跟宋唯一视频,也收到了很多小侄子的照片。

   这个秘密对于裴苡菲来说,很大很关键。

   她知道大哥不愿意让父母知道,所以就算是回国后,也从来没有主动跟父母说起他们。

   免得不小心穿帮了。

   只是裴苡菲千防万防,却抵不过裴太太突然说了一句,宋唯一生了两个孙子。

   这么一来,之前为隐瞒他们下落的努力,都白费了。

   “问话呢,怎么不说话?听的意思,是跟他们见过了?”裴太太逼近一步,抿着唇不悦地问。

   “没……没有啊……”裴苡菲呵呵干笑,脚步小心翼翼地往后退着。

   裴太太认定她此刻就是心虚,完全不相信裴苡菲这个说辞。

   笑靥如花倾城热裤美女

   “裴苡菲,若是还当是我的女儿,就立马从实招来。倒是大胆啊,明知道哥的下落,竟然不告诉我,是不是要我为他们愁白了头发,急死了,才愿意告诉我?”裴太太沉着脸,大声质问。

   “妈,我不是这个意思,是大哥那边……”裴苡菲急忙解释。

   “我不管和大哥有什么协议,今天若还认我这个妈,就给我说清楚,否则,咱们的母女情,也到此为止了。”

   为了逼问裴逸白的下落,裴太太甚至都这样逼问裴苡菲了。

   她顿时进退两难,满脸苦闷的表情。

   “看来是真的不想认我这个妈了,好,既然如此,那以后我就当……”裴太太的话还没说完,裴苡菲败下阵来。

   “好,我说,妈您别逼我了。”裴苡菲无奈苦笑。

   这一次,大哥肯定怨死自己了。

   她都恨不得拍自己几巴掌,说好的守口如瓶,这么简单的就穿帮了。

   “大哥他在洛杉矶,不过妈您千万别说,是我告诉的……”裴苡菲缩了缩脖子。

   “什么时候知道的?隐瞒了我多久了?”裴太太气不禁打一出来。

   这么重要的事情,她和老头子两个人愁白了头,担心得食不下咽。

   小叔子知道了,女儿也知道了,可是就是不告诉他们。

   宁愿看着他们担惊受怕。

   “我也是很后面才知道的,小侄子满月的时候……”

   那也有一段时间了,裴太太紧绷着脸,一种被隐瞒的愤怒,让她的脸色难看极了。

   大儿子一定是在责怪她,所以用这样的方法来惩罚她。

   可是即便如此,她还是要亲自去找他们。

   当即,裴太太让人定了去洛杉矶的机票,以最快的速度飞过去找自己的儿子。

   当然,家里还有一堆烂摊子,裴太太也不可能毫无准备地走。

   在出发去机场之前,她去了一趟医院。

   裴承德形同枯槁,早没了往日的意气风发。

   看到这一幕,裴太太是心酸的。

   他们几十年的夫妻感情,不是随便口头说说的。

   她弯着腰,握着裴承德的手。

   “我要去美国一趟,辰阳说的逸白没有死,不是骗的,逸白是真的没事,我现在要飞过去看他们,有什么消息,我会随时告诉”。

   通知了裴承德之后,裴太太就出发了。

   就连裴苡菲要陪着她一起,也被裴太太大拒绝了。

   这一次,单枪匹马地去了美国。

   ————————

   宋唯一的两个儿子,裴瑾宴和裴瑾行快满三个月了。

   这几天,两个小家伙躺在床上,都会无意识地想要翻身。

   作为孩子娘的宋唯一,这个时候就会蹲在床头,目光盯着两个儿子,双手握拳,嘴巴念念有词地鼓励:“宝宝,加油啊,就要转过来了。”

   先学会翻身的,竟然是弟弟瑾行。

   这会儿,两个小肉团又长开了不少,小脸肉肉的,别提多招人疼爱。

   “瑾行太棒了,竟然真的翻过来了。瑾宴,是哥哥啊,要加油咯。”

   这个学会了,宋唯一的注意力又转移到大儿子的身上,一边拿起手机,对着萌萌哒的儿子来了一张特写。

   于是,一个趴着,一个躺着的照片,定格在了宋唯一的手机里。

   “瑾宴可不许偷懒哦,加油转过身,麻麻给准备了这个。”宋唯一拿玩具诱惑大儿子。

   只是裴瑾宴老神在在地躺在床上,懒洋洋的不动弹。

   让宋唯一白忙活了半个小时,也让瑾行的动作,比之前更加顺溜。

   “小坏蛋,这么懒。”宋唯一佯怒在儿子屁股上拍了两巴掌,瑾行只是哼了一声。

   宋唯一没辙了,只好跟瑾宴大眼瞪小眼。

   ——————

   裴太太带了两个保镖,下了机场,直奔宋唯一他们所在的别墅区。

   只有这个大体位置,裴苡菲知道的。

   可真正到别墅区外面的大门,裴太太被拦下了。

   “我这是进去看我儿子儿媳,怎么不能进了?”

   没有小区的门禁卡,裴太太怎么也进不去。

   好说歹说了许多,门卫依旧是无动于衷。

   这可急坏了裴太太,“若是不信的话,我给我儿媳妇打电话,他们亲自跟说。”

   门卫点点头,裴太太立刻拿出手机拨了出去。

   只是,裴逸白和宋唯一的手机号码,都换了,她打不通。

   “空号,过期了。”裴太太气得跺脚。

   当然,结果便是她依旧被拦在外面。徐老太太的车子从医院回来,正巧裴太太因为生气,跟这边的保镖闹得有些剑拔弩张。

   “我今天必须进去,必须看到我儿子,们快跟他说清楚。

   裴太太示意旁边的保镖。

   来的太急,她压根没有想到翻译的事情,至于裴太太,也是不懂外语的。

   所以沟通上面,存在很大的障碍,只限于个别单词。

   “夫人,我们实在是无能为力了,他们也没听懂。”保镖一脸菜色,快哭了。

   他们是做保镖,不是做翻译的,让他们翻译,岂不是强人所难吗?

   “夫人,要不我们这就去找个翻译?”保镖小心翼翼地提议。

   裴太太看着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心道翻译找来,天都黑了。

   可是除此之外,没有别的办法。

   只好勉强地点了点头,“那……”

   “若是不嫌弃的话,我可以帮跟这里的门卫说几声。”旁边的车子里,突然的传来一道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