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60_a633

0960_a633

“谁做的?!”

尤二姐抬起头,接触到华妙冰眼前这张凶神恶煞的脸,一刻受到了些惊吓。

“是谁做的?!”

华妙冰没法控制住自己了,因为和姚爷谈过之后她俨然已是进到了条死胡同,走投无路。

她此刻只是一个,想和女儿团聚却被重重阻挠,甚至要被逼疯了的母亲。

“妙冰,妙冰。”冯四海从后面抱住她,怕她失措间做出伤害到他人或是自己的事情。

华妙冰当场崩溃,抱住他,眼泪不停地往下流,说:“我要告诉佳音,我要告诉她,是有人害了她爸。是有人故意要拆散我们母女俩。”

冯四海边安慰她,边求助地看向自己儿子。

冯永卓确实如果没听尤二姐今天说,都不知道沈大哥身上发生的事情。更没想到二十多年的小县城医院里,难道会发生这样可怕的医疗事故?

“如果真是要追查这件事,把这件事查出了个水落石出,恐怕需要点时间。”冯永卓说。

“有法子查吗?”尤二姐问。

其余的几个人,包括沈冬冬,都是看着他一个。

百花丛中笑颜美女图片

“我——”事情都过了二十多年,而且在那个年代,恐怕连医案这样的东西都没法备案齐,在那种小县城医院,尤其难说,冯永卓没敢称百分百的把握。

华妙冰擦干了眼泪。她想清楚了,这事,她一定要查清楚!

尤二姐见他们一家的表情,更不敢随意说出许秀琴称沈奶奶是罪魁祸首的话。

沈冬冬害怕地躲在妈妈后面,华妙冰在他面前一直是优雅斯文的阿姨,突然露出这样的表情,把他吓到了。

冯四海见妻子冷静了,招呼儿子到旁边商谈,怎么找人去调查这件事。

冯永卓说:“现在卫生系统里面最吃的开的,是我们领导了。”

“你说找你们陆队?”

冯永卓思摸着怎么不着痕迹和君爷开这个口。明显,这个问题根本不好开口。调查的是沈家,沈佳音的父亲死去的事。君爷能不对姚爷说吗?

“我认识一个人。”华妙冰突然插进来道,“她以前在我们那小县城医院里做过,现在和我一样,是调进京城大单位里工作了。当初我生孩子时,都是她给接生的。”

说完,也不等其他人开口,她径直进房间里去查找这个人的电话了。

尤二姐心里头是一团乱,但没忘记私下告诫儿子沈冬冬:不能把许秀琴晚上做噩梦的话告诉给任何一个人。

沈二哥拎了一壶鸡汤到医院,想顺便慰劳辛苦的媳妇。来到医院,尤二姐却不在,只有沈晓贵在床上玩沈佳慧骗诱他的变形金刚模型。或许知道尤二姐已走,不知道沈二哥要来,许秀琴是在床上坐了起来,拿了把梳子给自己梳头发,看起来挺神清气爽的。

在门口望了一眼,不见媳妇儿子,却是见病人好像气色好了许多,沈二哥在门口的地方抽搐着。旁边,走来一个看护,好像在埋怨这房里的病人夜晚扰人清眠,说:“夜夜喊捉鬼,这让不让人睡个好觉!”

又是大哥的鬼!

沈二哥这几天听得耳朵都腻了,为死去的大哥鸣不冤,拉住那发牢骚的看护问:“夜夜晚上都有鬼吗?”

“哪里有鬼来着?我看那女人是演戏演上瘾了!”这看护天天服侍隔壁的老头,和许秀琴病房只隔一个墙,许秀琴什么动作她都听得见看得到。

“我就说没鬼嘛。我大哥那么好的人,怎么可能闹鬼。”沈二哥咕哝。

看护听着好奇,回头问他:“闹鬼的是你大哥?”

“说是这么说。”沈二哥感到忒好笑。

自己人给自己人吓的,希望自己媳妇不会像沈毛安那笨蛋给吓到。

“哎,这么说,真有可能是闹鬼了。”看护突然来个一百八十度转变的口吻。

沈二哥一惊:“怎么说来着?”

“这鬼都有特指的,这不分明是有鬼吗?”看护冲他笑笑。

沈二哥这个二愣,是听不出这话里的名堂的。没找着媳妇,把鸡汤寄放在护士站了。他走回家,一路反复念叨看护的话。总觉得不是那么回事,是哪里出问题了。

他这话念到沈奶奶耳朵里,引起了沈奶奶的高度警惕。之前,沈毛安突然说遇到她大儿子的鬼,沈奶奶知道这鬼是人心生的,心里就此存了个疑问。如今听沈二哥反复念叨,分明是旁观者都看出来的问题。

难道,她死去的大儿子当年是有什么冤屈不成?

沈奶奶这心头就挂着了。

老人家心情不好,吃饭不好,沈二哥担心了,怕老人家是不是身体不舒坦。因此打了电话给侄女。

沈佳音接到电话时,正好和姚爷在旁边的滑雪场尝试滑板。

“谁打来的?”姚爷问媳妇。

“是,二,二叔。”沈佳音边听对方说话,边和老公轻声说。

沈二哥突然打电话来,姚爷想都想得到八成是沈奶奶的问题。他静等媳妇把电话听完,帮媳妇拍掉头发上的雪。

沈佳音听完了电话,咬了咬小嘴唇:“说奶奶胃口不好。我让二叔给奶奶弄点比较开胃的菜。再不行的话,吃点开胃药。”

“想回去吗?”他问她。

担心奶奶,当然想回去。可也知道。他们婚假就这么几天。如果回去,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再出来过两人世界。

他把她肩头搂着,接过她电话机,说:“我和你二叔谈谈,你先不要担心,我了解下奶奶的情况。”

“嗯。”她点点头。

推了她先去旁边坐着脱掉滑雪用具,知道这种情况下她肯定没心思玩了。接着,他打通沈二哥的电话。

“二叔,佳音说是奶奶病了?”

“不知道是病是啥,就是胃口不好。本来能吃两碗饭的,现在吃剩下一碗不到。”沈二哥向侄女婿一五一十做汇报。

“奶奶自己有说哪里不舒服吗?二叔你觉得老人家身体哪里不舒坦吗?还有,奶奶之前有肠胃病吗?”

沈二哥琢磨:“我妈她身体一向健朗,这个年纪种田都没问题。肠胃病,没见过她闹过。她也没说自己身体哪里不舒坦,我看不出来。”

“奶奶心情怎样?这几天有人谁烦着奶奶吗?”

“对了。”沈二哥像记起,“上回毛安不是说闹鬼的事吗?后来妈好像就不爱说话了,喜欢自个儿呆着。我说带她去看**,她说你们带她去看过了,没想再去。我说看看天坛也好,她说没意思。明明之前一块出来时,她还指着毛安带来的地图,给我指路来着,说哪里是故宫,哪里是天坛,可惜上回没进去过逛逛皇家的花园。”

不用想,也知道沈奶奶这病在哪了,在心。

被沈毛安这鬼给勾的,怕是勾到什么往事了。

姚爷眉头一皱一松,道:“行,我知道了,二叔,我和佳音找个时间回去看看奶奶。二叔,你尽可能陪在老人家身边,能让老人家笑最好。”

沈二哥得到指导满口应好,挂了姚爷的电话。

沈佳音看着他走回来,抬起头问:“怎么样?”

“奶奶是心里烦。”姚爷道。

其实,她刚也听出来了,是老人家心里不利索。可是,什么事烦到老人家,沈佳音一时想不出来。想那个时候想许秀琴当着老人家的面顶嘴,沈奶奶都不见心里会不利索。沈奶奶是个心里时时刻刻能想得很开的老人。能把老人家心里束缚了的问题,不可想象。

“回去吗?可我觉得回去,暂时帮不上什么。”姚爷说,“二叔都说不出有什么事。”

沈佳音低下头,想到了大姑沈毛安说遇到她爸爸的鬼魂这个事。

他挺担心她的,摸了摸她头发,说:“先回去吧,再了解了解情况。”

“嗯。”

两个人回到温泉旅馆,先找了家餐馆吃一碗热腾腾的面条。吃完东西,心情果然好多了。

姚爷趁她捞着面条汤时,说:“我去买包零嘴。”面条汤味道有点浓,吃完吃点零嘴正好。他先吃完走了出去到隔壁的小卖部挑点山楂或是杨梅,见有水果,又挑了对苹果。挑完东西,放在柜台结账时,对老板说:“借你这电话一打。”

老板把固定电话机拿出来给他。

他试拨了几个号码,他自己口袋里的手机是刚好没电了。

过了会儿,先听到陆家那只小恶魔的声音。

“是姚叔叔吧。”陆南洋洋得意地撅着唇角,一下辨认出他的声息。

“你大舅呢?”冤家路窄,不和小恶魔闹,姚爷直接找君爷。

“他去视察了,我也是刚放学,在他办公室里等他。”

早知道直接打君爷的手机,就怕君爷不好接电话。

“姚叔叔有话可以告诉我,我转告给大舅,保证保密。”陆南说。

他是变鬼了才会信她的胡言乱语。这两只小恶魔只有唯恐不乱的本事。别提他现在有多后悔自己当年把他们接生出来。

好在,君爷好像进门了,接过外甥女递来的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