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88_a2044

1488_a2044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于是的水声持续了十几分钟左右,徐子靳腰间披着浴巾出来,胸膛上还有水珠没干,滚滚而下,汇聚到浴巾围着的小腹处,落在严一诺的的眼里,莫名性感。

   她不由自主地干咽了两下,用力错开视线。

   严一诺不是无知少女,看着这养眼的一幕,竟然感觉口干舌燥,心思旖旎。

   糟了糟了,严一诺,个色*

  *女,没救了!

   严一诺懊恼地拍了拍自己的脑袋,将心中的绮思赶出脑海。

   徐子靳擦头发的手一顿,满脸怀疑。“这是干嘛?”

   好端端的拍自己的脑袋做什么?

   傻了?

   “啊?”严一诺浑身一震,猛地回过神,对上徐子靳狐疑的目光。

   干笑一下,摇头否认。“没什么……就是感觉头有点痛,可能刚才泡久了,不适应。”

   这个说辞,刚说完,严一诺就觉得不妥。

   90后妹妹街拍秀美迷人

   果然,徐子靳的眼神更无语。“头痛还拍脑袋?是不是泡傻了?”

   严一诺“……”

   虽然话不好听,但徐子靳擦完头发后便走了过来,在床上坐下。

   严一诺靠床头,目光跟着他的动作,却不曾想,徐子靳直接将手探了过来。

   “嗯?”要干什么?

   正要问出口,就被他一个用力,放下躺平……在他的腿上。

   隔着一层碍事的大浴巾。

   徐子靳皱了皱眉,这么裹着,又是这样的坐姿,自然而然产生了压迫感,不舒服。

   “怎么了?要做什么”严一诺好奇地看着他,却没有抗拒。

   因为头枕在徐子靳的腿上,她往上看,刚好看到徐子靳的下巴,以及白花花的胸膛。

   严一诺好不容易压下去的绮思,又被这个妖孽的男人勾了起来。

   都说女人三十如虎,看来……真的不假。

   以前,她发誓自己并没有这么****。

   “要躺着就躺着,那么多话。”徐子靳剜了她一眼,伸出一双修长漂亮的双手。

   作为一个四十岁的男人,徐子靳的长相和身材,完全将同龄四十岁的男人碾压到尘土里。

   看来,就说徐子靳不到三十,相信的人也占了九成九。

   “闭上眼睛。”徐子靳在头顶命令。

   严一诺乖乖的回答,“哦。”

   然后,按照徐子靳的吩咐做了,随即感觉到一双手落在自己的太阳穴两侧,轻轻地按着。

   严一诺刷的一下睁开眼,男人沉稳地捏着,不算熟练,但绝对轻柔。

   严一诺嘴角带着甜笑,任由徐子靳为自己服务。

   两人就是不说话,也能感觉到此刻的温馨。

   所以,她并未刻意找话题。

   这么持续按了二十分钟左右,严一诺便叫徐子靳停下。“可以了,不痛了。”

   本来她说头痛,就是随口胡诌,现在换来徐子靳这么贴心的举动,严一诺觉得值了。

   “真可以了?要不要擦点药?”

   “不用,真的不用。”严一诺摇头,受不住那些药水的味道,刚才在浴室里已经闻够了。

   徐子靳没有再说什么,将她放了下来,只是再看自己的浴巾……

   他还是起身,去换回了睡衣。

   严一诺就躲在被窝里,看着他的动作。

   之前跟她睡觉,徐子靳从来不穿睡衣的,现在……

   看到他这番举动,总有一种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嫌疑。

   时间不早了,准备躺下。

   徐子靳去关灯。

   而在灯光要灭下的那一瞬,严一诺听他说了一句话。

   “找个时间,结婚吧。”

   原本平静的心湖,瞬间被打乱了,如同被重重投下一颗石头,激起了万千波澜。

   严一诺还在呆呆的张着嘴,就被男人铁钳般的手臂搂了过去,顿时滚入他的怀里,变为亲密无间的距离。

   “怎么?不愿意?”她身上太过僵硬,徐子靳不可能不察觉。

   暗夜中,严一诺眼眶微酸。

   他说结婚,就像是说吃个饭这么简单。

   但这背负了十几年的爱,却是因为结婚这两个字,划下了终点。

   他们之间长达五年的冲突,和矛盾,因为徐子靳说的一句话,彻底迎刃而解。

   严一诺用力环着他的腰,将脸埋在徐子靳怀里。“我愿意,只要老爷子和老太太不反对。”

   后者一直在凑合她和徐子靳,严一诺估计应该没什么问题。

   至于老爷子那边,她却不敢打赌。

   老爷子回来,只在这边住了几天,就回老宅去了,怕是看他们心烦吧?

   只是结婚的事情,他应该没这么容易松口?

   “他们不愿意,这个婚也照结,反正,结婚的不是他们。”徐子靳眯了眯眼,不紧不慢地回答。

   他的话随意且欠揍,若是老爷子听到了,肯定要拿拐杖揍他一顿的。

   但严一诺却笑了,“好。”

   因为徐子靳,她就不顾一切一次,反正局面不见得比之前更糟糕。

   这一夜,严一诺睡得前所未有的踏实和安心。

   第二天六点钟,门外响起一阵嘭嘭嘭的响声。

   “起床了!”紧接着,乔治欠揍的声音吼了一句。

   严一诺睡眼惺忪地揉了揉眼睛,外面的天色尚且不太亮。

   “嘭嘭嘭”,似乎是看他们没啥反应,乔治继续怒敲,就跟打鼓一样。

   严一诺清醒了一些,心里也跟着打鼓。“乔治,我这就起来,稍等。”

   “给十分钟,搞定一切,然后出来。”

   乔治中气十足地吼了一句,就大摇大摆地走了。

   严一诺任命地爬起来,旁边的男人睡着,但是还微微皱眉,似乎睡得不太好。

   不想吵醒他,严一诺轻轻掀开被子。

   只是,刚刚坐起来,徐子靳就睁开眼了,脸色很臭。

   “他又在干什么?”哗啦一下,徐子靳也如影随形跟着起来。

   脸色越发的冷,带着还没睡醒的起床气。

   “我也不清楚,我出去看看,再睡一会儿。”严一诺摇头。

   徐子靳的头突突跳着,严一诺连忙转移重点。“我就说了,让到楼上自己睡。”

   这样的日子才开始,徐子靳确定要继续?

   徐子靳阴沉着脸没说话。

   “这腿别治了,这样也没人说什么。”不然,等腿治好了,命也被乔治那个老家伙折腾了大半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