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52_a2066

1352_a2066

   一家人洗漱之后,秦李氏也带着丫环往西屋摆早饭,她们早上过来就先把西炕的炕烧上了,这样的天气,直接烧炕比烧地龙方便。

   西屋里暖烘烘的,小吉祥是早就习惯了往大炕上爬,结果就让他爹给拎下来了。

   “先吃饭。”

   以前只有小吉祥时,他们还能在炕头吃饭,现在二宝正是对什么都好奇,时不时就伸手去抓的时候,在炕头喂饭的风险太大了。

   二宝被放进铺了棉垫的枷椅里,还在伸着双手,一会儿想抓娘亲、一会儿想抓哥哥,忙个不停。

   他们吃饭的时候,小妹那边也跑过来了,过来背书交课业。

   不过前阵子叶子皓这时候都出门了,她们的课业都是叶青凰在检查,今天叶子皓在家,就由他来把关。

   交完课业,叶子皓又指点了一翻,才让她们又上桌吃了点儿,再带着小吉祥去长廊下走走。

   这样的天气自然不能出院门,但这里和南华州、青华州的格局一样,前厅、上房、两厢都有长廊相连,雨雪天里也不影响行走。

   不能去花园里玩耍,也要出去透透气,活动活动。

   叶子皓还有事儿,就让小吉祥同姨姨和姑姑去玩耍一会儿。

   叶青凰知道他要写奏折,要思考接下来将做的事情,因而也不打扰他,吃了饭也带着二宝到廊下走了走。

   日系清纯邻家美少女葵花地里唯美图片

   二宝还没见过这样的天气,被裹在小斗篷里却一个劲儿地扭头去好奇打量,还指着那水帘一般自廊檐淌下的雨幕,小脸一副惊讶不解的表情。

   叶青凰也懒得给他解惑,只是抱了他去找小吉祥,之后就去了西厢,又看了小姐妹的绣花情况。

   之后就让她们继续带着小吉祥写字,在旁看着小吉祥写完两页纸,这才领了小吉祥回来。

   叶子皓还坐在炕头,正在奋笔疾书。

   叶青凰便朝小吉祥比了个噤声的动作,让他安静一点。

   到是二宝无所畏惧,看到爹爹没陪他玩耍,就伸着小手“啊”个不停。

   “臭小子,等爹爹忙完了再陪你玩儿啊。”叶子皓头也没抬,但知道二宝在说什么,便安慰地说了一声。

   “臭小子,哥哥陪你玩。”小吉祥如今已经很清楚爹爹这句“臭小子”不是在喊他了,他很有哥哥范儿地安慰弟弟。

   只是这一声“臭小子”喊得这么溜,再看二宝呆萌可爱的表情,叶青凰嘴角抽了抽,有些哭笑不得。

   若不是男人正在忙正事儿,她真想与他沟通沟通,要不要把这句习惯语给改改。

   但最后她也只是转了个方向,将二宝放进枷椅中坐着,给了他一只小兔布偶玩耍着,再给小吉祥拿了个小马扎坐下,给了他一本画册。

   然后小声给小吉祥讲着画册上的故事,二宝也跟着发出咿啦儿语,跟着说得热闹。

   过了会儿,就见叶子皓那边停下了笔。

   叶青凰看过去,见他没说话,而是微微蹙眉一脸严肃地盯着自己的奏折仔细又看了两遍,这才似松了一口气。

   “写得不顺利吗?”叶青凰关切地问过去。

   “毕竟是我进京后的第一份奏折,又不是地方上那些随手一抓大把的公务,今天这折子,不管是从出发点上还是从我要阐述的事情上,都是不同的,也是我任御史的第一折。”

   叶子皓解释,所以他越发重视,自然容不得半点差错。

   “我要让那朝堂知道,御史,并不是每天盯着哪个官上纲上线,朝堂、百姓、民生,这天下任何事只要有问题,皆在御史的关注之中。”

   “而这些问题追查下来,当然还是官的职责,官在管着民、也应护着民,百姓民生若出问题,那就是官的失职。”

   所以,他这第一折只在说百姓民生,并未弹劾谁,更未点谁的名,但实际还是在谁应负责、谁应出面的问题上。

   还是指出官的不足。

   当然,这一折也不是要掀起什么风浪,更不是要拖谁下马,只是当作一个打开新缺口的方式吧。

   不管是何种方式,他只希望能够真正为民做点实事,也能起个好头。

   上午,去祁王府下帖子给东方昕宇的护卫回来了,说祁王世子要去太子府,即然叶大人有空,就一起去太子府喝酒去。

   护卫带回来的是东方昕宇的口信儿。

   虽未下帖子这么正式,但叶子皓知道,这是东方昕宇以表兄的身份,在趁机替他和太子之间拉个线,让大家有亲近熟悉的机会。

   “也行,竟然是以私交的名义喊我一起去,我若不去,反而显得心思重了。”叶子皓听了护卫回信儿之后,便看向叶青凰。

   “先去看他们要议什么吧,若有机会便将这件事儿说与他们商量也好,如今还多个人证明你不是懈怠公务,效果会更好。”

   叶青凰听了连忙说道。

   “嗯,我听说前阵子太子殿下在结交举子,不但乔装住进了华兴客栈,还去了其他几家客栈,云来那边也去了。”

   “想来他也是想要有所表现的,若是有机会,我便将这件事送给他也行,只要有人解决这事儿,谁来都一样,以太子之尊,解决起来肯定更加顺利。”

   叶子皓思索了一下,有了新的想法,不由扬眉一笑。

   若这是一件功劳,他并不在意功劳归谁,甚至觉得,归给太子更合适。

   因为他不需要图表现、不需要政绩,可太子需要。

   反而能体现他的示好,以及身份上的低调,同时别人不知他在做什么而弹劾他,关键时刻太子却会出来为他澄清。

   比他自己拿着折子去打脸,效果也会更妙。

   这么想着,他的心情更好了,收拾了一下,就带着庄明宇和武明扬要出门。

   他并未带上那份刚写好的奏折,只是口头说出,能更自然地表达他只是刚得知此事的随意,若拿出奏折,则让功的痕迹就太明显了一些。

   叶青凰送他出门,叮嘱他至少天黑前回来,喝酒莫过头,毕竟正事儿要紧,若太子和祁王世子是享乐派的,意思意思一下就好,切莫也跟着风花雪月。

   听她殷殷叮嘱,叶子皓抬手捧住了她的脸,让她看着自己,目光温润含情地看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