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05_a2066

1505_a2066

东方盛到是没有再跟着,只不过他立刻走到梅花那边窗口,目光等着东方昕宇和叶子皓夫妇出现。

然而……

等了半天,都没有看到人出来,梅林里也没有人,他不由好笑,他这是干什么呢?

“我也下去赏花去。”东方盛行事干脆,立刻就向座上的长辈们禀明,就下楼去了。

果然,一层亭中,几人并没有走出去,一层亭子是敞亭,只有一大块空地,并没有摆放桌椅之物,也无美人靠可用。

也就二层是封闭的,算得上亭阁,可以闲坐消遣。

叶子皓正在和东方昕宇说接待使团的事情,东方昕宇在问今年北辰曦给他们准备的年礼是什么。

欧阳不忌去了陈水州还未回,北苍使团无动静,年礼应不在使团当中,而是欧阳不忌的妻儿所带的行李里吧。

这是叶子皓的猜测,但因叶青凰表面上仍不知真正身世,因而,叶子皓与东方昕宇说话时还是很含蓄小心。

叶青凰只是站在几步之外亭柱边,远眺着园子里那几株梅花树,是在真正的赏梅。

东方曜扬在另一根亭柱旁靠着,手中还拿着一个桔子在剥,眼睛却在偷偷打量着表妹。

桔子剥好了,他站起身朝那边走了两步,想了想,就走向叶子皓,将剥好的桔子给他,再朝叶青凰那边努了一眼。

白皙清甜小美女早安图片

叶子皓便明白了,接过桔子走去给叶青凰。

“凰儿,吃桔子。”

叶青凰正觉得无聊时,被他一喊,看了一眼桔子再看向他,目光有些无奈。

她当然知道这桔子是谁剥的,她和皓哥过来就被人针对,一没座儿二没茶喝,又怎会有桔子?

但皓哥这般堂而皇之地接过别人剥的桔子来给她吃,不合适啊。

在她不知情的表面来看,他们是臣子,她还是女眷,对方却是皇亲,身份高贵,怎能吃人家剥的桔子?

让她怎么理解呢,该作何反应呢?

“吃吧,世子爷叫我们过来,却让我们被人找茬儿,还连座儿都没有,也没人给茶,若不是应世子之命,我们大可找个更好的地方去坐着吃喝,所以,吃他们一个桔子怎么了?”

叶子皓明白了叶青凰眼中的垂询是何意思,便故意大声说道。

只是他这一说,叶青凰更是尴尬得不知该做何反应了。

而另一边,东方曜扬扑哧一笑,同情地看了自家兄长一眼。

东方昕宇自是一脸尴尬,无奈地撇着嘴,哭笑不得。

因为叶子皓说的都是真的,可这是他能决定的吗?

在外头,他这世子名头还是管用的,能吓到一般百姓。

可这是皇宫啊,就算皇上和太子没来,座上的个个都比他名头大好吧。

但他也知道,事儿确实是他先引起的,他也没想到那定王世子妃竟然不顾场合、不顾在场都有谁,就直接当面杠上了。

这自找的麻烦啊,若之后有何后果,他一点儿也不同情,也不打算帮其说情,哪怕东方彦那小子人品不错。

东方盛下楼时,正是东方昕宇怨念时,听见脚步声扭头一看是他,立刻沉了脸色,转开目光不看他。

东方盛见他这般顿时也很尴尬。

再看另一边叶子皓夫妇正在分吃一个桔子,想了想便走过去。

“叶大人、叶夫人,今天真是对不住了,是我管教不够,见笑了。”

“无妨。”叶子皓撇嘴淡笑,除了说无妨,他也不知能说什么了,难不成再把人家的世子妃指责埋怨一顿?

都不是傻子,该怎么处理还怎么处理,只是他多说无益。

东方盛打量了叶青凰两眼,见她垂眸朝自己福了福,并未说话也不看人,再看叶子皓的态度,他心下无奈喟叹了一声。

他知道这事儿之后,他怕是很难亲近到叶子皓这边了,不是他没有诚意,而是因为他家中有个蠢妇,阻碍了他结交于人。

叶子皓夫妇不会与他计较,但也不会亲近于他,此事无论如何无视,都无视不了定王府的过错在先。

他的两个自以为是的蠢妇,轻易就将定王府推到风口浪尖,也令定王府下不来台。

“你们玩儿开心。”最后,东方盛再次抱拳一揖,便选择了离开。

再不离开也不过是留下来让人心生不快罢了。

看着他匆匆走了,东方昕宇叹了口气,走过来道:“本来地方是我挑最好的,谁知道被人占去了,既是如此就另外寻一个吧。”

叶子皓知道他的无奈,也就不怪他了,点了点头,再看向叶青凰:“我们走吧。”

刚才因他分桔子吃,才化解了叶青凰面临的难题。

叶青凰点点头,没有说话,现在她应该表现得乖顺而有距离感。

于是东方昕宇在前领路,叶子皓牵了叶青凰跟在他身后,东方曜扬却是懒洋洋地将两手抄在袖中,走在最后。

他一路都悠闲地打量着前面的夫妇,心里有趣地想着,这就是表妹的日常姿态?表妹就是这般与表妹夫相处的?

东方昕宇早在靖阳时就见过叶青凰和小吉祥,后来又在南华州见过,算是已经结交了关系,见面也不生疏。

但东方曜扬却出现太晚没了机会,若他也凑到叶子皓和叶青凰跟前,于情于理其实都说不过去。

因为东方昕宇有世子名头在,又是公认的太子一系,与叶子皓的结交在外面人来看也是情理之中的,并不可疑。

但若祁王府两个人都与叶子皓关系密切,就会令人不得不生疑了,生疑的方向可以有很多,难保不会想到叶青凰的身上来。

祁王府当然不敢冒险,刚才老王妃和祁王妃怒怼定王府,也是一时气着了,但若有重来的机会,她们也还是会如此,而不会坐视不理。

毕竟是祁王府的外孙女,哪怕外孙女本人不知,那也不是别人。

但怼完之后,老王妃却只能离开,而不敢表现得太过亲切,就是为了掩饰关系。

既要保持距离,又忍不住地亲近,做为亲人,其实心里也很难受。

或许,正是知道这种为难的心情,叶青凰不主张承认自己已知身世的事实,这样至少在明面儿上,双方还能克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