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28_a2072

1928_a2072

   ♂? ,,

   朱华华开车准备掉头。

   我急忙问道:“要回去监狱吗?”

   朱华华说道:“不回去监狱去哪里。”

   我说道:“花姐,这都几点啊!凌晨三点多快四点了啊!现在开车回去监狱,折腾到了监狱天都快亮了,主要是我们现在身都是湿漉漉的,我很难受啊。”

   朱华华和我身半身都是湿了的。

   我说道:“会着凉的。”

   朱华华看了看前面,说道:“那里有酒店。”

   我说道:“好,去酒店吧。”

   车子开到了前面的那家叫雅特斯的酒店前面的停车场,停了后我两进去了酒店。

   酒店的前台是趴着睡觉了的。

   我们叫醒了她,朱华华说开两个房。

   清纯小妹梦之欢乐时光

   前台说只有一间房,还是单人床的,我一鼓掌拍手。

   正合我意!

   朱华华看我:“干什么。”

   我说道:“有蚊子。”

   朱华华说道:“算了,去别家。”

   前台说道:“今晚是周末,到处都没有房的,不是我骗,可以用手机查一下。”

   我劝说朱华华道:“只有一间就一间吧,好冷啊,上去洗个澡先了,身都湿了,一会儿搞得真的感冒了。”

   朱华华可不死心,拿着手机出来搜,果然,方圆几公里的酒店都没有房。

   这个点还跑出去找更远的地方的酒店的话,估计找到天亮去,还不如直接开车回去监狱。

   朱华华说道:“开吧。”

   开了一间房,然后两人上去了。

   房间不算是很大,但是进去了之后,开了暖风后,整个人感觉都舒服了。

   我马上脱掉了外套什么的,然后说道:“我先去洗澡。”

   朱华华还是放不开,害羞。

   我说道:“赶紧脱了吧,着凉的,身都是湿了的。”

   她把外套脱了。

   我马上又是关心的口吻,说道:“都脱了吧,这么撑着,会冷得感冒的。看都湿透了。”

   朱华华说道:“快去洗澡!”

   她很不爽我。

   我说道:“好好好。要不一起洗?”

   朱华华道:“滚。”

   我进去洗澡,飞速洗好了澡,内裤嘛,还是有点湿的,不过还能穿,基本是上身的衣服湿透,裤子也湿了不少。

   我就裸着上身,然后用浴巾裹着出来的。

   朱华华一看我这样出来,脸就红了,说道:“穿衣服!”

   我说道:“都湿了,我洗澡了还要穿衣服干嘛?那我穿回湿的衣服,还要去洗澡干嘛。快去洗澡吧,别一会儿感冒了。”

   朱华华脸红红的,看也不敢看我。

   我问道:“不是真的害羞吧。难道以前没见过男人的这样子的啊。哦不对,是没有和男人这么共处一室的吗。”

   朱华华不理我,进去洗澡了。

   已经这个点了,都快要天亮了,我开着电视机,看着足球比赛,倒是精神了起来。

   朱华华洗了好久才出来的,洗了有四十多分钟。

   我心里就在想,她会怎么出来呢?

   她衣服也是湿了的,而且也没有换的衣服。

   不过她出来的时候,看到的她却是穿着完好的衣服出来的。

   头发也吹干了。

   我纳闷了,说道:“衣服都湿了的,还穿啊。”

   朱华华说道:“我在里面用吹风筒吹干了。”

   靠。

   竟然忘了吹风筒这个东西,刚才知道的话,我直接弄坏去,反正也就赔偿几十块钱。

   如果她没有吹风筒吹干衣服,那么,她就不能穿那衣服出来,而是……

   我无限想象。

   是直接披着浴巾赤条条的出来?

   估计她也不会这样子的,她会叫我去找吹风筒,她肯定要穿着衣服了才出来的。

   她看了看那张凳子,根本睡不了。

   而房间里也没有多余的地方睡觉,也没有多余的被子了,只有这床上面的这张被子。

   她看着被子里的我,然后走过来,坐在床头,玩起了手机。

   我说道:“睡觉吧。”

   我关了灯,关了电视机。

   她就这么坐在床头那里玩着手机。

   我问道:“睡觉了!很晚了。不,是很早了。”

   朱华华说道:“睡吧。我不是很困。”

   我说道:“该不是怕我对做什么了,然后不敢上来吧。”

   朱华华说道:“我会怕?”

   我说道:“那怎么不敢上来睡觉啊,上来啊。”

   朱华华说道:“我不困。”

   我说道:“那随意。”

   我躺着了这么一会儿后,渐渐的开始犯困。

   毕竟折腾了一晚上了。

   我还想着等她上来了之后,我想办法怎么搞她,但她这种人,我估计是多半搞不了的,不过抱着睡总可以吧,应该可以的,我相信可以。

   就在我渐渐的犯困,开始做梦的时候,她还在玩手机着。

   不知不觉间,就睡了过去。

   早上也不知道几点醒来的,竟然昨晚睡过去了。

   完了,昨晚的小计划,因为睡着了而没有搞成了。

   醒来的时候,我以为朱华华早就起来了,没想到,她竟然还在沉睡中。

   朱华华向来是非常准时的,无论是睡觉还是起床。

   我估计是昨晚她不好意思到床上来睡觉,然后玩着手机,结果实在顶不住了,结果就躺着睡了,然后因为冷,又自己盖上了被子,而她玩得太晚了的手机,所以到现在我醒来了,她还是在睡着。

   既然睡着了,那就,不要怪我了。

   我假装自己睡着中,然后轻轻转身过去,靠近她,然后手放在了她的身子上面,她没醒来。

   我马上更靠进一点,把被子盖好我们两个人。

   接着更是贴近了她。

   已经听到了她的呼吸声音,很近了,贴上去了,我的手环抱着抱住了她。

   真香啊,这就是所谓的处香?

   一种特别的香味。

   我在抱着了朱华华之后,然后轻轻的用嘴巴贴上去她的脸庞,轻轻的亲着,最好不让她醒来。

   她的我以前也碰过了,知道是挺大的,但是碰到的时候,还是感到惊人。

   她动了一下,嘴巴里发出了含混不清的声音。

   我听着,不知道她在说什么,同时也在害怕着,害怕她一下子醒过来。

   不能让她醒来那么快。

   所以,我的动作不能太大了。

   我慢慢的紧紧贴着朱华华。

   在我的动作下,平日那个刻板酷毙的朱华华,竟然嘴里轻轻的念着什么。

   她还在睡梦中,却发出这样的声音,原来朱华华这样子的声音是那么的让人激动。

   我真想把她的声音录下来。

   然后,我要脱她裤子了,反正是在梦里的,我不知道啊发生了什么事,最好她也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最好在我得手的时候,她才醒来。

   不过,她的裤子可很难解开,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她的裤子的扣子和拉链拉开。

   我感到她在配合着我。

   这家伙故意睡着的吧,然后到时候发生了事情之后,说怎么能趁着我做梦这么对我呢?

   好,既然想要,我没道理不给。

   我马上要脱她的裤子了。

   突然,她一个转身,睁着大眼睛看着我。

   我两就这么四目相对,我的手顿时停下,我整个人都被吓到了。

   我以为她要一巴掌过来,甚至我都已经做好了准备迎接她的一巴掌,怎么抓住她的一巴掌的准备。

   不过她却没打过来。

   反正我会说我是做梦这样子的,我那时候也不清醒,我可不能承认自己趁她睡着了对她动手动脚。

   朱华华一下子坐了起来,她的脸红极了。

   然后她发现裤子被解开了,急忙的提起来穿好,她下了床,进了洗手间里面去。

   我也坐了起来,点了一支烟抽着。

   朱华华过了许久,我抽了两支烟,玩了一会儿手机之后,她才从洗手间洗漱完毕后出来了。

   出来后看到了我,她又脸红了。

   我可不想解释什么,解释就是掩饰,掩饰就是编故事。

   解释就是此地无银三百两了。

   我不解释什么。

   她问我再解释。

   朱华华看起来精神抖擞啊。

   她先开口了,说道:“都快十二点了。”

   我看看时间,说道:“哦。”

   朱华华说道:“还不快起来。”

   我说道:“哦好。话说不用去上班也没人管的吧。”

   朱华华说道:“不行。我还有工作。”

   我说道:“工作天天要做,看我的工作也天天要做,不过呢,有些事情让手下去忙就好了。”

   朱华华说道:“快起来,不回去我自己走。”

   我说道:“好好,起来。”

   我从被子里出来,就穿着一条裤衩,她看到后,扭身过去不看我。

   我说道:“还不好意思啊。”

   朱华华说道:“快穿衣服!”

   我说道:“我们都睡了,还不好意思啊。”

   朱华华说道:“赶紧穿衣服,不穿我走了。”

   我说道:“好吧。”

   穿了裤子,但是衣服还是湿的,我说道:“能不能帮我吹一下我的衣服。吹干。”

   朱华华说道:“没空!自己弄。”

   我说道:“大家都老夫老妻了,这么点事还不愿意为我做。”

   朱华华说道:“谁和老夫老妻。”

   我说道:“俗话说一夜夫妻百日恩。那还不老夫老妻了。”

   朱华华脸更红了:“我走了。”

   我说道:“好好,我去穿衣服。”

   我进去洗手间,很快洗漱了,外套比较厚,难吹干,就只吹了里面的那一件T恤,很快吹干了。

   出来了之后,朱华华说道:“快点。”

   我说道:“快也要吃饭再回去啊,很饿了。”

   两人到了楼下之后,开车去附近一个快餐店吃了饭。

   开车回去的路上,我点了一支烟,朱华华不让我在她车上抽烟,我可懒得理她,抽我的。

   我说道:“昨晚睡的真的是好啊。”

   朱华华不回我。

   我看看朱华华,说道:“话说,平时可是准时早睡早起,昨晚是怎么了。”

   朱华华说道:“困。”

   我问道:“是不是觉得和我睡一张床,我会欺负,玷污了的清白之身和名誉,所以就玩着手机到天亮,然后实在顶不住了,靠着床沿睡一下,结果自己觉得把持不住自己,然后进被子里来贴着我睡了。”

   朱华华马上反驳:“狗屁!”

   她很少说脏话。

   被逼急了。

   我说道:“那不是吗?昨晚明明是说不困,玩手机的。”

   朱华华说道:“我是觉得冷我才进去的被子里。”

   我问道:“那早上呢,干嘛贴着我了,如果不对我有意思,干嘛这样子做的呢。”

   朱华华说道:“那是贴着我了!”

   我说道:“睡床沿边,然后睡了中间,说我贴还是贴我。”

   她脸红着。

   我说道:“话说做梦了。还说话了。”

   朱华华:“说什么?”

   我说道:“我要,给我,要我。”

   朱华华马上一巴掌打过来:“我没有!”

   我挡住了,哈哈笑着,说道:“就嗯,啊,哦,这样子的。”

   她一只手捂住了耳朵:“别说了别说了!”

   我说道:“是有吧!”

   朱华华脸红着瞪着我:“再这样子,我把踢下去。自己走路回去。”

   我说道:“踢啊。”

   她一下子,真的把车停靠在了路边。

   然后看着我,说道:“下去。”

   我说道:“玩真的啊。”

   朱华华说道:“再说就真的下去!”

   我说道:“好吧,我不说。”

   她继续开着往前走了。

   开着开着,朱华华说道:“我今早做了梦。所以才叫了。”

   我问道:“春梦?”

   朱华华斜睨了我一眼,不说话了。

   其实她并不知道她为什么会做那样的梦,那是因为我对她动手动脚了,然后压抑多年的她,就做了那些梦,所以才这么叫了。

   虽然没有对她得手,不过呢,我觉得这样也不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