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34_a2066

0134_a2066

   叶子皓有族里撑腰,如今新晋案首又正在风头上,作为叶家村的骄傲,谁会给人大喜日子添败笔?

   也就只有张家人了。

   张佩儿没想到会被三个人指着,想装可怜都装不出来,一脸慌乱地摇着头否认。

   “张家表妹,你比我年纪大,如今看我嫁得如意夫郎,自己却没有着落,心中不甘难免失态,我理解你,不怪你。”

   叶青凰笑吟吟地看着张佩儿,已端起了表嫂的架子。

   只是说出来的话句句带刺,气得张佩儿一张扑了粉的脸胀成了猪肝红。

   “叶家表妹你这是啥意思……”张佩儿死不认帐。

   “叫表嫂!”叶子皓沉了脸色,怒视着张佩儿。

   张佩儿没想到表哥不但不打圆场,还喝斥她,顿时红了眼眶。

   “张佩儿,你是想在我新婚大喜的日子哭么?信不信我拽你到舅舅面前讨个说法!”

   叶子皓见张佩儿又玩老一套,脸色更加难看了。

   “夫君,大喜日子就别生气了,还请嫂子们将张家表妹请到外面去坐,这屋里人多,我家妹妹们也要开始分糖了。”

   短发清纯少女治愈系暖色图片

   叶青凰见叶子皓要生气了,连忙说道。

   几乎是立刻,那三个指证张佩儿的妇人,就都伸了手,拽着张佩儿往外走。

   “张佩儿,你若敢在新房闹事,我们叶家村都不会放过你!”

   “张家舅娘肯定没教过这闺女,傻不拉叽的一点教养都没有!”

   “要去找张家人理论吗?竟敢在新房变着声音骂人,这事可不能就这么了了。”

   三个妇人斥骂着,就将张佩儿拽了出去。

   新房里,大家又热闹起来,一群小萝卜头们挤到叶青凰面前。

   “凰姐姐!我要喜糖!”

   “凰嫂嫂!我也要我也要!”

   “凰婶婶!”

   “……”一时之间,叫什么的都有。

   叶青凰顿时哭笑不得,却也赶紧张罗起来。

   陈杏花和赵春杏她们几个就分起了枣糕和片糖。

   陈叶氏则在外面和自家儿子搬了一张方桌放了茶具,准备泡茶。

   陈飞在二房也熟得很,毕竟这也是他的二舅舅家。

   他是自己去厨房打了一桶水过来,烧着小炉添了水烧茶。

   又直接从厨房提了一壶热茶过来给娘方便使用。

   院子里的客人们本来就喝过茶了,但现在要喝的是新娘子家准备的茶,意义又自不同,因而都等着、喊着。

   大家也是许久不见陈叶氏,一些妇人也都跟她说说笑笑。

   这时见张佩儿哭丧着脸被几个妇人拽出来,都不由皱了眉头。

   “哎!我说,张家舅娘呢?我们叶家的大喜日子,你们家丫头这表情是个啥意思!”

   一个脾气火爆的叶家婶子就脸色难看地嚷了起来。

   “算了吧,红婶儿,这张家姑娘在新房骂人呢。”

   “我们不想让她继续闹,就拖出来了。”

   “大喜日子先忍忍,等亲事过了,再找张家算帐。”

   三个妇人一人一句,就把事情说清楚了。

   “不是我!你们冤枉我!呜呜……”

   张佩儿被一院子的人看着,心里慌得不行,眼泪终于落下来。

   “我们就在你旁边站着呢,说第一句就注意你了。”

   “你后面那句话长得很,我盯着你呢,就是你这张臭嘴说的话。”

   “……”妇人们气愤地指证张佩儿。

   张佩儿知道辩不过了,于是呜呜地哭,好不委屈。

   “这是干啥!我丫头怎么哭了?”

   这时,张家舅娘从叶张氏屋里出来,就嚷了起来。

   “哟,这野丫头刚进门,就闹得不安宁呢。”

   叶张氏跟在后面出来,立刻阴阳怪气地说了起来,还一脸嫌恶地瞥了一眼东厢。

   “想理论?咱们上族里去说!咱们叶家村还轮不到你们张家人撒野!”

   脾气火爆的妇人正是族长的儿媳妇叶王氏。

   不过是第二个儿媳妇,之前带人来给新房安置铺盖的则是大儿媳妇。

   “红嫂子,今天是我儿子成亲,不是你儿子,知道你身份高,但麻烦你不要事事都往族里去说!”

   “呵呵,张氏,你也知我身份高呢,我就是受我家族长公公所托,来这里盯着的,就防着你们张家人的刁难,坏我们叶氏子孙的喜事!”

   叶王氏冷笑一声,两手叉腰又瞥了张家舅娘一眼。

   “我们叶家村虽出过不少读书人,但还没出过案首呢,我们族里可宝贝得很,容不得人欺负。”

   “哎,我说你这妇人咋回事啊!老娘说什么了吗?就你横个没完了。”

   张家舅娘也有些怯火,但心里有气,就朝着叶王氏骂起来。

   “你没说,让你闺女说了!一张臭嘴没洗过的,还装可怜,真难看!”

   “就是!不识大体,这样的姑娘有人要才怪了!”

   “心眼儿还恶毒呢!”

   那三个拽着张佩儿的妇人就骂了起来。

   其中一个是叶王氏的儿媳妇,自然也凶得很。

   “好了!都不要说了!”叶重信从堂屋走出来,脸色有些难看,先瞪了叶张氏一眼,这才看向张佩儿。

   “佩儿你也老大不小了,该珍惜自己的名声!”

   一句话,说得张佩儿再次胀红了脸,低下了头,眼泪落得更凶了。

   “唉,你这性子,难怪子皓看着就嫌得很,连我这当姑父的,也烦得很。”

   叶重信拧着眉,一脸不悦,说话也不客气。

   “让她站到村道上去哭吧,哭得这么楚楚可怜,看的人多一点,说不定就有哪个缺媳妇的心疼上了呢。”

   陈飞突然高声喊了一句。

   “我不缺媳妇!”

   “我不喜欢这种!”

   “性子太差了!”

   “我再缺媳妇也不要这种姑娘!”

   “……”立刻族里几个后生都附和起来。

   这公然的嫌弃,也表示对张家人的敌意。

   自从叶子皓到大房提亲开始,叶张氏就闹个没完,连儿子脸面都不顾,几次找茬未果就哭嚎。

   他们也有娘,他们也会有喜欢的姑娘,若他们的娘也这般,叫他们怎么办?

   他们自认没有叶子皓这么决然,因而,对这种事情的感慨也颇深。

   也就十分嫌恶叶张氏的行为。

   若大家的娘都学了叶张氏,那还有他们的好日子过吗。